钓鱼岛争议是美元保卫战 (上篇)

日本在美国撑腰下将钓鱼岛国有化,与中国作长期对峙。这一措举,从货币战争来看,是日本陷入美国精心设计的圈套,反映出日本首相的鼠目寸光,如鱼见饵,不见锐钩。

美国却是最少一举四得,首先:在军事上将日本控制得更紧更牢,更难脱“美”入“亚”,并且给美国缴付更全面的军事保护费;甘当美国重返亚太的马前走卒。

其次:巧妙地致使日本在事实上让中国分享的钓鱼岛管辖权,否则长久与中国对峙,使美国从中坐收渔利,中国为宣示主权对钓鱼岛作常态化巡逻。

第三得是:因为“国有化钓鱼岛”而使日本汽车和信息通讯产品等公司在中国民众抵制下丧失的市场份额为美国公司所占有,而大幅度扩大了市场,尤其是因破产而为美国国有化的汽车公司将更快和更早浴火重生。

扼杀中日韩贸易区

第四得是:成功地扼杀了东北亚中日韩三国自由贸区的形成并东协10+4自由贸易区的对接,因这意味着美元将从这两大区域排除出去,这也是美国给日本设置圈套的最主要的目的:即阻止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经济体的结合来排挤美元的图谋,并且加以离间。

事缘2011年12月间,中国和日本宣布:抛弃美元而采用人民币和日圆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的贸易货币。双边贸易总值(最低额)为3390亿美元。另外,中国、日本及韩国签署东北亚自由贸易区框架协议,其中包括人民币、日圆及韩圆为贸易货币。

中日、中韩及日韩三项双边自由贸易总值共计一年将可高达约万亿美元。

较早前,东协10车已经与中国、日本、韩国及香港金管局签署“清还多边倡议”并已付诸实行。它规定多边贸易采用各国货币,亦即不再使用美元为贸易货币。

美元内涵已被掏空

这个东协+4的多边贸易总值共计一年达多少亿美元?再加上中日韩东北亚自由贸易区的多边贸易总值,两者共计,是多少万亿美元?

美国岂能眼巴巴地坐视美元在亚太地区被排除出去?日本踏进了美国给它设置的圈套是美国重返亚太的第一场胜利战争,也是美国国务卿希拉丽所谓的智能(Smart)实力的运用成功。它能在亚太地区救美元之命于一时,但再能保美元之地位多久?因为作为国际贮备货币的美元基本面濒临空洞化而唯余地位的外壳。

截至2012年11月11日美国国债已增加至16.245兆美元,加上利息,早已超过债务上限的16.394兆美元。除非即时提高债务上限,否则美国国家机器在今年首季可能又瘫痪。

美国国民生产总值(GDP)约为14.5兆美元,预计2011年全年增长率约为2%,而16.245兆美元国债的利率亦约为2%,因此增长率所得完全不是支付国债的利息,更何况美国国民储蓄率为负数,99%的人口依旧身负重债,这2%的增长是归属1%的富裕人口所有。在技术上,美国已陷入国(政府)穷民的窘境而正走向破产的悬崖。为解燃之急,美国政府必须推高债务上限,立即再借入新债,同时削减预算赤字,特别是非生产性的开支,如国防开支,包括全球50多个军事基地的维持费用,但在日本者则除外。

凭什么来借新债?

美国如今可凭借什么来借新债?在第一轮货币量化宽松政策(QEI)下,联储局是以2009年3月开始购入1.25兆美元的“抵押后援证券”(MBS),1750亿美元的联邦赞助机构(法人)债券,以及3000亿国库债券,然后印刷和发行同等价值(17,250亿)美元。

在QEⅡ(第二轮)下,联储局在2010年8月至2011年6月购入约6000亿美元的国库债券(票据)而后发出同等价值(6000亿)美元。

在日本“国有化钓鱼岛”的同时(2012年9月),联储局宣布QEⅡ(第三轮),即从10月开始每月购入最少400亿美元的“抵押后援证券”直至失业率下降至适当的水平。虽然巴塞尔银行监督委员会所颁布并于今年实行的巴塞尔Ⅲ条规已将“抵押后援证券”从银行首级(Tier I)资产中剔除并取代以黄金,因为该证券是2008年次贷危机的罪魁祸首而成为“剧毒证券”,但联储局迄今仍不予以承认,而将之作为发行美钞的储备。

从上述可见,在第一和第二轮QEF,美元已成为债券化的货币,亦即以联邦政府国库债券为后援(Backing)储备的货币,或具有联邦政府信用为担保的货币。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