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余

商余

人在江湖:
炒金蛋面

细雨绵绵,冷风飕飕,这种天气最容易让人肚子饿。小时碰上这样的天气,舅舅总喜欢下厨弄他的拿手好戏让大家吃———炒金蛋面。 当年舅舅英俊潇

商余

生活文学:
最后的身影

谁会去的飘然、自在?谁会去的挣扎、痛不欲生?于我而言,最大的诉求,莫过于一个善终罢了,正如安然去世的的陈雪风学长一样。 在过去的一二十

商余

百字专栏:
积极

太多负面的事情和流言,只会让脑袋变得迟钝,反应变得不理智,口齿不清,食欲不振(对我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身体和精神都变得软弱无力,连快乐起来的

商余

极短篇:
导航器

人生需要导航器。信心,盼望和爱永是我们的向导。引导着我们如何正确地寻找到生活,生存和生命的意义。 在生活上,人可以朝着明确目标和方向,

商余

悼念继麟:
聚散终有时

眨眼25载间,报馆迁址,人事离合,最近3年,他还是坐在我可讲悄悄话的距离。我一压低声音,他总会把右耳侧过来,两眼斜望他处,全神贯注,像是为他

商余

百字专栏:
世界的尽头

我记得那是电影《楚门的世界》接近尾声的时候,金凯瑞划着他的小舟要去寻找一个答案。 小舟一路经历了那些假造的暴风雨,最后却撞上了一面天海

商余

悼念挚友:
要她幸福 !

说真的,我从来没想过会是这样跟你见面和道别的。 8日下午我从面子书上陆续看到关于你突然离世的消息,没有人可以接受这个消息。整个下午我都

商余

悼念挚友:
草根音乐人

资深报人及音乐人谢继麟逝世了。当在晚报读到这则消息,心中非常悲痛。他只不过是50岁,就从此告别人间。真是太可惜了。 我每次到《南洋商报

商余

极短篇:
今年烟花

今年会和谁在哪里跨年呢? 对于临在的当下,自己怀抱疑问。常在一场烟花的绚丽夺目搜索回忆中的璀璨。那一年坐在海港边,看环绕着码头的船只上

商余

聆听与诉说 ———记也斯先生

六人座位的德士驶向了吉隆坡市中心,也斯和太太就坐在我的旁边。我诉说着这座城市的身世,也斯则侧耳聆听。偶尔抛出一些问题,我亦穷尽自己所知来回答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