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余

商余

旮旯时光:
家丑可以外扬

中国人崇尚“隐恶扬善”、“家丑不可外扬”。记得多年前,从北京读硕士回来的儿子非常反对这种做法。他说:“家丑可以外扬”!当时,我们暗暗心跳!因

商余

南丘摄影诗:
炒菜头糕

炒香香,炒辣辣,三令吉包一匝;街坊邻里排队买,长龙从爷轮到娃。 说图解诗:街头摆卖的炒菜头糕,大家一定很熟悉。往往这些街头小食,都是代

商余

山中岁月:
花棚屋下栽蔬菜

山上近些年来,越多的农家为了打造更美好的农耕生涯,都摒弃已往的传统露天耕种,而在他们的农园,搭起了棚屋作室内栽种。 我也是在最近才开始

商余

生活文学:
老师与绰号

有位陈教师跟我说,假如你早上到任何地点去吃早餐,只要遇到有人跟你说,“老师早安”,那你就会觉得那些早点真的很可口。这就说明了做老师的平日在学

商余

文苑风荷:
新闻从业员杂记

新闻从业员能启迪民智,领导舆论,进而对社会与政府起做监督与制衡作用,成为现代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新闻工作是一项崇高、神圣及富有挑战性

商余

生活随笔:
蛇样人生

(一)“吃蛇” 在职场打拼的岁月,我前前后后和不下两三百个同事共事过。一样米养百样人,当中有的勤奋工作、敬业乐业;有的懒懒散散,工作时

商余

有话要说:韦晕二三事

读了莫河的〈与韦晕见面两次〉的感怀文章,觉得与自己所了解的这位文坛前辈的生平事迹有些差异,是否应该也借〈商余〉版位一抒所知而踌躇多时。后来想

商余

百字专栏:
吃早餐

载母亲去上班,然后顺便陪父亲到村子附近的咖啡店吃早餐,踏入店中,迎来的是熟悉的笑容和问候,父亲跟老街坊聊天,我打开从家中带来的报纸,面和咖啡

商余

文学的武吉:旧体诗词在武吉

这事还得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说起。 战前,在福建省鲤城(泉州)的某间中学毕业后,因为家乡战事与饥荒的困扰,一个姓蓝的青年就在某个机缘的摆

商余

百字专栏:
淡水

我曾经有段时间,常常搭台北捷运到淡水去。就这样缓慢地依着铁轨画在城市地底的黑线,过圆山站出隧道,一路北上坐到淡水终站。通常走出站时,风景都已

商余

泰北行脚:
美丽的夜晚

在泰北山上刘家村逗留了四天,是说再见的时候了。 最后的一晚,刘家村为我们搞了一个名为“文化交流会”的惜别会。第二天,我们就会离开刘家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