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余

商余

我的随笔:为何碧澄?

以前的作者多用笔名发表文章,就好像艺人演戏用艺名一样。虽没硬性规定,也说不出什么道理,既然大家这样做就跟着这样做好了。至于人们何时开始这样做

商余

百字专栏:长街

长街的路牌被那些顽童用白色油漆恶作剧地窜改成了另一个名字。然而你清楚地知道,这既是你记忆里一再浮现的街景。 你仔细地数算着树木、破漏或

商余

话说电子书:我说翁文豪

翁文豪有多大的能耐,多大的技能,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他的绘画,他的摄影,还有他的文字。 尤其是他的文字,在他还是浩于豪的年代,我

商余

生活随笔:大包袱

小女儿养了一只小白兔,可爱有趣,看到小女儿高兴的笑脸,我心里也感欣慰。 慢慢地小白兔长成大兔。小女儿喜爱养动物,不久又买了一只灰兔。

商余

游目四顾:
文明,是一部旅行史

玄奘所经过的艰苦旅途,换成是今天,就算带足粮物、有卫星通讯设备、导航地图、药物、沿途人为关照,受安全保护下,也没有哪位旅行家可以再走一趟玄奘

商余

百字专栏:
冷漠

在意大利室友Paola家过圣诞,长长的餐桌上有数不完的杯子和大大小小的餐具,大人小孩挤在餐桌上热闹地享用丰盛的午餐,各种食物的香味、杯子和刀

商余

自保要诀:
慎防狠毒无比的假酒

一千七百多年前的晋朝,竹林七贤人人好酒,其中爱得要死要活的刘伶,竟快活活了80年。四百年后,以饮酒为人生第二快事的诗仙李白,享年62。古龙,

商余

人在江湖:
看电影文化

日前看电影,戏好看,但却被一些人的动作影响了看戏的心情。 我总不明白为何看电影时一定要吃零食?爆玉米啊,虾饼等,买了一大包入戏院,一面

商余

极短篇:
性情中人

你的时间都只在劳作中消磨掉的吗?如果是,那恭喜你!能够这么有效地利用时间,日子才算过得有价值;我常常遗憾自己无法专心致志、忘我地投入工作。不

商余

泰北行脚:
泰北刘家村一段沧桑

泰北的金三角还有毒王昆沙大家都很熟悉,当年泰北一带就是以出产毒品,贩卖毒品闻名。这里遍地种满外表漂亮里头黑心的罂粟花,除了居住在这里的少数山

商余

私藏古来:
我的古来

无心插柳,因为写古来,古来乡民,后来加我的面子书友,每双周的星期四,原来有一批认识不认识的古来人会特意的追看古来— 写《私藏古来》已经

商余

百字专栏:
讣闻

不识字的老母亲,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早上都要把报纸仔细地从头到尾翻上一遍,仿佛害怕错失了什么,又好像在引颈等待着什么那样。问起在找什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