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余

商余

快乐

3名相信是孩子、母亲、孙子关系食客,在一食阁品尝了美味面食后,起身离去。中年男性行在前端,一名八旬高龄的妈妈,与五六岁的孙子殿后。食阁通往公

与高山对峙

当我伫立在那颗岩石的尾尖端,在飕飕冷风的急刮中,岩石下是朝下一滑百尺的山坡,而面前的庞巨雪山以想象无法构思的姿态匍匐而起。我纹风不动

天工开物及其他

夜晚无眠,看宋应星的《天工开物》,编撰者说这本书可说是传统疏忽科技典籍,亦为中国经典宝藏的突破。 之所以看这本书,是因为最近整

我的名字

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名字是“赖国芳”。姓“赖”没得商量,“芳”从草头,小时我常被朋友嘲笑,说那是女孩子的名字。其实,“芳”字随族谱,我的

长在身上的小玫瑰
记人造口的经历

我一直想写一篇文章记录这个小玫瑰生长的过程。 医院回来,下个星期就是小玫瑰生长一个月的生日。这一个月,我和她近距离相处,常人说伴侣需要

商余

七十以后

虽然说人生七十古来稀,70岁是古稀之年,但是在医学发达、卫生措施完善的大马社会,上了70岁的老人家比比皆是。最普遍的是茶楼、小食中心、社团宴

或许在小孩还没睡醒的时空,云,是大地沉溺在梦境的幽微映照,纯然想象之体、是天空失落在白昼之眠,不小心放释的迷途羔羊。 或许在浪

商余

妈妈爱说故事

美丽的清晨,姑虎鸟飞来在大树的尾稍鸣叫,我仰头张望。只见一只约一尺的黑鸟从树梢俯冲而下,绕着大树一匝半,再回归树梢。那不是姑虎鸟吗?它又一次

重构宗师
不是恶搞是还原

历史可以很有趣,颠覆正史打破人物的既定形象需要莫大勇气。“隐恶扬善”是东方社会的传统价值观,历史非黑即白,没有灰色地带,对于人物的褒贬更是如

商余

行孝要及时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转眼间,清明节又如约而至。所谓清明时节倍思亲。父亲离开我已三十多年。然而

野花

回到阔别了一年零一个多月的地方,一个有美学概念的地方;也一直用简单的色调让我去画不同的野花的作品;一个不断感动我的地方。小住进入了第五天了,

他者

前几年马来西亚的亲友常问我,退休后是否搬回马国定居?狮城的友人也频频关注,退休后是否继续居留岛国?20多年前开始在狮城定居之后,我的美国婆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