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余

长的是人生,短的是相聚

离开瑞士前的最后一站了。 火车到站的时候,雨还在下着,整个车站淼无人烟,这城镇原来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小,小得连个轮班站岗的站长也没有,也

独脚登山的少年

2007年9月初,我征服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后,在下山走向登山口马兰古门途中,再次遇到这位少年和他父亲,和他们打招呼之余,也恭贺他们成功登

商余

中计

小时候她读过的大部分故事都是以结婚为终的:从此王子和公主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直到中学时读了《鸿鸾禧》,张爱玲竟告诉她:结婚并不是那回事!到底

珍奇异果:马六甲蒲桃

水蓊是一种很普通水果,品种也很多,但有一种珍奇的水蓊,相信很多人少见又少吃,它就是“马六甲蒲桃”,又名“马来蒲桃”,或称大果莲雾,是

郭洙镇与双福文学丛书

几乎是旱天雷响、晴天霹雳,听到拿督斯里郭洙镇先生不幸于去年逝世,沮丧中难免置疑。我们刚于2017年“只福文学出版基金40周年庆”握手,听他朗

商余

闹钟

总在你需要的时候,扮演你的闹钟,提醒你待办事项。那我就必须早起,至少比你早起,在你尚未起床时,我就做好叫你的准备。我也必须随时随地,记住你早

商余

美丽温馨的社区

晨早,太阳初升,大地一片祥和,鸟儿互相追逐,几只野狗在游荡。我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内子,半推半停走在花园区内。走在社区里的道路上,道路平坦笔直,

现代智人

想起一年多前,与苍林先生最后一次的学术讨论(其实是闲聊),当时的论题是依据殖民地时期英国人的调查,柔佛州南部的雨林在第四纪时期曾经遭遇过一次

商余

关于一个女生剃头的事

之前写了一篇〈差异〉,从以性别平权为主题的诗歌朗诵会《诗无jidan》谈起,探讨人何以为彼此间的差异而互相排挤。那场朗诵会中来了一位常客侯枣

《纪·深渊归来》

去年八九月,马来西亚华总委托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吉玻分会以及马来西亚华文作家协会北马分会联办第十五届马华文学节的闭幕礼。罗秋雁、冰谷、陈政欣

散文的真

《过而不往》是本地作家林春美的新书,书中后记提到作者对散文的信念:散文之艰难或许是其让作者无可匿藏的文体本质……散文对真诚条件的要求,对创作

长毛贼

过年过节老人家总会说:“去飞发啦,成个长毛贼咁。”(广东话)。 小时总觉得理发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长毛贼长得怎么样我没看过,不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