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忧成本转嫁
最低薪涨围篱保安照跑

牵涉最低薪金调整的包括外劳、厂工、清洁工和保安员等等。

(雪隆/芙蓉21日讯)从7月起,最低薪金制将有所调整,调薪阶层包括外劳、厂工、清洁工和保安员等等,不仅业者受影响,公众也担心会因业者转嫁成本而受到冲击,尤其涉及范围甚广的保安服务。因为,随着政府宣布西马私人界最低薪金由900令吉上调至1000令吉;沙巴、砂拉越及纳闽由800令吉调高至920令吉后,拥有围篱保安的社区、花园、睦邻计划和由发展商提供的保安人员,同样会在新制度下调整薪金。

所谓牵一发动全身,不少居民皆忧虑会否因此而需多付费,因为在一些围篱社区,还存在着部分居民不愿缴费的问题,那愿意付费者负担岂不更重?此外,发展商及居协等单位,是否会因成本增加而取消保安服务?



无论如何,根据《南洋商报》记者抽样向雪隆及森州两地发展商、居协等查询,社区居委会和发展商仍然负起社会责任,继续提供围篱社区的保安服务,大部分单位也愿意吸纳增加的成本,让民众放下心头大石。

牵一发动全身管委会财务压力大

即将落实的最低薪金制,涉及行业的员工薪水会从900令吉调升至1000令吉,工商业者认为小数怕长计,任何成本的增加,长远而言都是一笔巨额。 

受访者说,尤其是员工薪金随着最低薪金制调整应声上扬,即使薪金只是调整100令吉,但时值经济低迷,对工商或管理组织的运作无疑都是雪上加霜,商家更需积极寻求更多商机,以降低营运成本。

撇开其他行业不谈,单单以保安员薪水调整 ,本报向发展商和居委会抽样访问所得,发现尤其在就业与居住人口密集的雪隆地区,最低薪金制对聘用保安的围篱社区机构管理运作,造成一定财务压力。



须更妥善解决财务

受访者坦言,围篱社区保安员薪资增加是牵一发动全身,即便管委工作属义务性质,但基于仍有责任为居民争取合理的社区保安服务,所以必须更妥善解决财务问题,以免陷入管理危机。

当然,一些受访者也认为,最低薪金是在整体经济模式改变之下而有所调整,幅度仍在可接受范围之内,所以会继续以住宅治安为考量而雇用社区保安员。

电子化加强保安工作

居委会认为,他们会根据调幅来决定保安管理费,涨幅是居民可以接受和承担,而且也会更重视保安员的服务与质素,让居民觉得他们所付的费用能够值回所付出的费用。

至于发展商,他们也会吸纳保安费,作为继续给予居民提供社区保安的承诺,毕竟小幅度的最低薪金调整,发展商能够应付。

另一方面,居协或居委会除雇用保安人员外,还加强社区保安工作,包括采用电子化一触即通卡,以及避免非居民私闯社区。 

依需求提供保安服务

宏建发展有限公司董事主席●吕海庭
虽然这一次的最低薪金调整,也包括了保安的人员,但公司依然根据需求提供围篱社区保安服务。 
公司发展的屋业有不少围篱保安设施,毕竟这是市场需求;保安人员的薪水重新调整后,围篱保安的措施仍会持续运作。 

或增加25元收费

芙蓉翡翠花园睦邻计划顾问●郑先茯

花园住宅区日夜各有两位保安员值勤,这个月开始增加了保安费给保安公司,但迄今还是维持向每户家庭收取45令吉的保安管理费。 

我们可能会增加20至25令吉,而且需先在理事会通过,然后再通知居民。增加费用后,亦会提高保安人员的服务素质,让居民感觉付出与所得能够成正比。 

10%收费调整能接受

沙登岭威士达英碧安娜公寓管理委员会秘书●黄剑青

管委会是与保安供应商以合约协议聘请保安,即使收费调整,管委并不直接对保安人员负责,但早前有收到保安公司提出的调整收费要求。以管委会的财务,我们只能接受介于5%至10%的收费调整,如果保安公司为公寓服务有超过多年经验,管委只能接受以现有合约只增加500令吉的调幅,以为公寓居民争取合理的保安服务。

若最终无法达成协议,管委会发出1个月通知给保安供应商,避免公寓保安服务在期满之前中断,并对外公开招标保安服务,寻求市场上仍然能够提供保安服务且价钱相对合理的公司。

出口工业受影响

吉隆坡小贩商业公会会长●洪细弟

政府即将实施的大马半岛1000令吉最低薪金制,商家都只能遵守,一些行业成本增加在所难免,尤其出口工业会受到影响,经商环境也会面对压力。

仍有很多行业的员工最低薪金尚未达到1000令吉,不过涉及技术员工的行业就不能小看这些增幅,因为单单100令吉的最低薪金调整,都可以占据成本增幅的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