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绝公职人员送礼行贿恶习
韩国最严反贪法上路

韩国首位女性大法官金英兰起草号称“史上最严”的反腐法案星期三起全面实施,目标是遏制该国的官场腐败。

(首尔28日综合电)韩国史上最严苛的反腐败法《禁止不正当请托与收受财物法》(或称《金英兰法》)从28日零时起正式施行。韩国希望洗脱“亚洲最腐败发达国家”的污名,但韩国经济恐短期内受到冲击。

韩国经济数十年来突飞猛进,但全斗焕执政时期的韩国可以说是世界上最腐败的国家之一。自从上世纪90年代,韩国实现从威权到民主的转型之后,反腐败一直是韩国政治的一面旗帜。 



与贪腐划清界限

1993 年,金泳三通过民主选举上台之后,全力反腐。金泳三建立了公职人员财产公开的阳光法案。1995年,韩国更是将全斗焕和卢泰愚两位前总统送进了监狱。这个反腐败力度,世所罕见。

金大中执政期间,反腐也是铁面无私,密友、儿子照查不误。现任总统朴瑾惠也是坚决与涉嫌贪腐的亲属坚决划清界限。

经过20多年的治理,韩国的腐败已大为缓解,但是,一直没有摘掉“亚洲最腐败发达国家”的帽子,腐败现象仍然非常严重,而流行于官场、职场甚至是学府的送礼行贿文化,一直被视为理所当然。

在国际透明组织发布的2015全球清廉指数中,韩国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35个成员国中排在第27名。



适用于全体国民

《金英兰法》中的不正当请托包括介入认可和许可过程、人事、学校成绩处理、征兵检查、行政指导取缔等14个类型。在接受财物方面,新法弥补了原有的法律漏洞,规定即便没有代价或与职务无关,也要进行处罚。

《金英兰法》的适用机构对象包括韩国国会、行政和公共机构、媒体公司和学校等4万多个机构,如果包括全体员工及其配偶, 适用对象人数达400万多人。事实上,如果包括与前述对象交流和接触的人,《金英兰法》适用于全体国民。 

新法将给韩国社会交际应酬文化带来巨变,各自付款文化有望扎根社会。但是有人担心该法案施行初期难免出现一定的混乱,因为判断是否触犯法规的最重要标准“职务关联性”概念并不明确。

另外,公职人员多为避嫌或将减少与外部的接触,因此《金英兰法》或在今后一段时间给实体经济造成负面影响。

韩国最严反贪法《金英兰法》即将实施,国内消费情绪恐受影响。(美联社)

新闻背景:
首位女大法官起草  《金英兰法》管400万人

在韩国,每到春节、中秋节或学期末,不少教职员桌上都会满载着鲜花或礼物,里头不乏高档名品,学生与家长真会花费心思,计划要送什么东西,以便未来受到更多“青睐”。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官场、职场。

但这项累积近百年的“传统”,今天开始将会消失——因为一项震撼的新法案就要在韩国施行——正称为“金英兰法”的《禁收不当请托和收受财物法》于本月28日起正式上路,亦即宣告韩国将步入杜绝贪腐与私相授受风气的新体制。

杜绝“走后门”换特惠

这项法律是由韩国首位女性大法官金英兰,于2012年担任国民权益委员长时所推动入法,目的就是要杜绝韩国社会长期来借由“走后门”、“靠关系”来换取学业或工作上的特惠。

《金英兰法》在2015年3 月获国会表决通过,大致分为禁止不正当请托、禁止收受财物、设定外部讲课酬劳上限等三大部分。适用对象包括公务和公职有关团体、公共机关员工、各级学校教职工、媒体从业人员等,具体包括国会、法院、宪法法院、中央行政机关、地方政府、公职有关团体、公共机关、各级学校、媒体等4万个机关和单位,直接受监管人数超过400万人。

内容规定,公职人员、媒体工作者、私校职员(包含理事会成员),若收受超过100 万韩元(约3760令吉)以下的财物,将被处以原额2 到5 倍的罚款;若收受金额超过100 万韩元以上,最高可处3 年徒刑,行贿者将相同处罚,而当事人伴侣也列在法律适用范围内。

而饭局招待超过3 万韩元(约113令吉)、礼品金额超过5 万韩元(约188令吉)、红白事礼金超过10万韩元(约376令吉),也将因违反《金英兰法》受罚。

《金英兰法》去年3月在国会获得通过,却设定1年零6个月的罕见长缓冲期,在现任议员结束任期后才施行。

朴槿惠屈服现实政治人物未列规管

其实,《金英兰法》只能是韩国的半部《政府道德法》。之所以说是“半部”,主要还是因为,这部法案回避了公职人员的利益冲突问题,尤其是未把政治人物列入规管。

例如,韩国存在“前官礼遇”这样的官场文化。韩国政府高官因其在官场的影响力和人脉关系,退职后被企业、律所等高薪招揽。身为韩国第一位女性大法官的金英兰为了遏制这一腐败现象,而提出《禁止不正当请托与防止公职人员利益冲突法》。

但遗憾的,经过数年政治博弈,这一法案仅仅对请吃、收礼等问题做出了规定,而对高官退职之后,企业的利益输送或利益反哺等问题,采取了回避立场。应该说,这次韩国向现实做了妥协。这也符合韩国总统朴槿惠一贯的路线主张。

改革策略保守

朴槿惠采取的是一种中性路线,也就是在不全面触及要害既得利益集团的情况下,而推进改革。例如,她倡导“经济民主化”政策,虽然主张财阀要向中小企业和民众让利,但也反对清算、摧毁或削弱财阀,又不会扶持、扩张财阀。

这种保守性的改革策略,也决定了在反腐议程中,韩国政府要小心翼翼地决定,该得罪哪些人,和不得罪哪些人。这次立法约束公职人员吃请、收礼,所说是面向涉及人群的全体成员,但是,这影响还是小利益,而且受影响的产业,也是农蓄、水产、餐饮等非核心经济部门的利益。

而被“阉割”掉的利益冲突立法内容,则直接影响韩国高官的利益,等于斩断了韩国财阀与官场之间的一条交易通道。朴瑾惠既要推进反腐,同时又需要更加强劲的韩国经济增长,而后者又离不开财阀们的支持,财阀同样又希望获得官场的奥援。这是一个二难选择,但又必须做出决断,妥协似乎是最现实的出路。

韩国总统朴槿惠在高阳市出席一项展示韩国成功故事的展销会时,兴高采烈的抱着一名婴儿合照。(欧新社)

韩国政经难逃财阀控制

朴瑾惠对待韩国财阀的立场,可以归结为“不打击,也不鼓励”。

这表面上看,颇有中国道家“无为而治、顺其自然”的味道。但更真实的韩国政治则是,任何一任总统都离不开大财阀的支持。

朴瑾惠所属的执政新国家党,前身就是受到三星、现代等财阀支持的大国家党。2006年,朴瑾惠在大国家党总统候选人的竞选中败给了后来当选为韩国总统的李明博。

李明博曾担任现代集团总裁。任何韩国政治家也不可能不顾财阀利益和影响,而获得一张好的国民经济报表。

有报道显示,2003年,韩国前十大财阀的总资产为371.29兆韩元国内生产总值(约1.4兆令吉),占韩国GDP 的48.4%;10年之后,2012年所占比例增加到85% 。

另外一组数据显示,从2007至2013年,以三星、现代、LG为代表的韩国前五大财阀,企业产出占韩国GDP 的比重从三分之一左右,上升至57%。

这说明,韩国财阀的力量在过去十多年来,不但没有被削弱,反而愈加强大。韩国的任何政治、经济改革都绕不开财阀。政商勾结的韩国病,也通常被认为是“不治之症”。

高级餐厅受冲击大韩业者降价求符规定

为遏制贪风,韩国从28日起实施新法例,禁止公务员、私立学校教师以及记者接受超过3万韩元(约113令吉)的饮食款待。有高级餐厅经营者认为新法“太严苛”,严重影响他们的生意,甚至有人考虑结业。 

报道称,有餐厅经营者表示,由于客户担心违法,导致餐厅订位数目近期大幅下降。有餐厅推出价格2.98万韩元的晚餐套餐,改用美国进口牛肉代替昂贵的韩牛。

禁收取昂贵礼品

新法例还禁止有关人士收取价值超过5万韩元(约188令吉)的礼物,以及在婚礼或葬礼上收取超过10万韩元(约376令吉)的现金赠礼。收受超过100万韩元(约3760令吉)礼物的人,可被判监3年或罚款3000万韩元(约11.3万令吉)。有百货公司已开始准备较便宜的礼品,甚至连高尔夫球场也被迫降价。

新反贪法严打收取利益行为,例如有教师收取家长送出的礼物,要求给他们的孩子较好成绩;记者收贿后刻意做出对行贿方有利的报道,以及商人向官员疏通,以加快官僚程序。由于检方过往难以证明以贿赂换取好处,不少被控受贿的人最终均脱罪。

有韩国公务员认为新法影响范围太广,例如长辈在私人聚会上买单,只要在座有公务员,请客者便可能误入法网。

首尔高级酒店和餐厅星期二多数满座,许多人吃着“金英兰法前的最后晚餐”。

“争吃最后晚餐”高级餐厅爆满

韩国最严反贪法《金英兰法》施行前一天,首尔光化门一带的酒店和高级餐厅27日客人爆满,赶忙享用“最后大餐”。

在周二中午,乐天酒店的中式餐厅和日式餐厅几乎座无虚席。广场酒店餐厅近两周预订率也有九成以上,不少公职人员和传媒人预订了午餐和晚餐。

政府各部门公关室和发言人室的公务员与记者团共进“最后的”午餐和晚餐。 

韩国国会议员也将聚餐日程提前至《金英兰法》施行前。执政党新国家党议员将原定周二后的聚餐提前,在野阵营的共同民主党和国民之党议员也将定于10月的聚会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