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对低生活成本无感 专家点出症结
人均收入与物价失衡

李兴裕:许多国人的“钱袋”仍备受考验。

(八打灵再也11日讯)大马生活成本居高不下已是老生常谈的课题,但有调查报告则指我国生活成本在东盟国家中最低,那为何国人仍感受不到这所谓的“最低”?问题又出在哪里?

经济学人智库(EIU)通过全球133个城市的物品价格与服务展开研究与调查,于去年公布《全球城市生活成本》报告,调查显示大马是东南亚区域中生活成本最低的国家。



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人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韩沙再努丁最近也在国会说,虽然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东盟国家排第三,但国内必需品物价较新加坡、汶莱、印尼、菲律宾、寮国、越南、缅甸和柬埔寨来得低。

对于这种说法,许多大马人似乎感受不到,中总社会经济研究院执行董事李兴裕对此向《南洋商报》说,尽管我国物价在东盟国家中最低,惟人民负担生活成本仍沉重,归咎于我国人民平均收入与物价失衡。

“国人的平均收入无法完全纾缓物价腾升的生活压力。你赚取的收入是否足以应付日常开销?又能否支撑(购买)想要的东西?”

李兴裕指2016年有数据显示,40%低收入群体(B40)的家庭月均收入是2848令吉,40%中等收入群体(M40)的家庭月均收入则是6502令吉,这只是平均数,许多国人的“钱袋”仍备受考验。

“虽然每个人都有权选择想要的生活方式,但若收入(低)和生活方式(生活成本高)不相称,并且追求高消费、高享受、高奢侈的生活方式,无形中会有压力。”



白文春:生活成本与通胀之间有关联。

生活成本与通胀有关

大马人平均年收入是1万美元,本地普通一餐平均要6至8令吉,而新加坡人平均年收入介于3万至4万美元,该国普通一餐却仅需约4至5新元。

兴业投行研究高级经济学家白文春以上述例子,道出一般人年均收入与生活水平的差距问题。

他说,新加坡通胀率是0.5%,其国人平均年收入高,生活成本较低。反之,我国通胀率为3%,人民平均年收入较低,生活成本却较高。

白文春强调,生活成本与通胀之间有关联,随着通胀及物价陆续上升,人民生活成本也会越加沉重。

李国源:国人开销前需懂得区分“需要及想要”。

收入增长太慢

马来西亚金融顾问公会主席李国源说,尽管我国官方数据显示,大马通胀率处于相当合理的水平,惟人民仍感受到生活成本的压力,归咎于收入增长太慢。

“回顾20年前,我国大学毕业生月薪介于2200至2500令吉,一碗面价钱在3至4令吉之间;20年后的今天,其薪资徘徊于2800至3000令吉之间,一碗面价钱已需7至8令吉。

“因此政府推出新经济模式,致力迈向高收入国目标。不过,这需全国人民的奋斗,努力提升个人价值兼能力,致力增加收入,以减轻生活负担。”

面临生活的经济挑战,他提出开源节流双管齐下,可让资金提升、提高生活品质及减少隐忧。同时,在开销前需懂得区分“需要及想要”的分別。

李国源提到,随着互联网发达,创造了许多全职创业及副业的机会,是增加收入来源的重要渠道。

独家报道:侯婧绫

独家报道:侯婧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