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桑伯格人生第二个20年怎么走/章龙炎

曾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2019年度风云人物,还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人选的瑞典籍环保分子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在2023年1月3日庆祝20岁生日。

她与特斯拉汽车CEO马斯克、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微软创办人盖兹、苹果创办人乔布斯等有什么共同点?他们都患有“高功能”自闭症谱系障碍,或者亚斯伯格症(Asperger  Syndrome)。

桑伯格和其他却有个明显的差别:桑伯格是个社会活动分子,其他都是科技公司(包括社交媒体)的创办人。就所知道的,只有她和马斯克自己承认患有亚斯伯克症,其他只是通过非直接言论猜测。

你在谷歌键入亚(阿)斯伯克或者Asperger,会发现不少的相关资讯。其中的资讯是:亚斯伯格综合症为一种发育障碍,患者虽然智力一般人无异,但面对程度大小不一的语言和沟通技能障碍,重复性和限制性的思维和行为模式。这是相对轻微的自闭症。

桑伯格2018年在一场演讲中说,她被诊断患上亚斯伯格症及与亚斯伯格常有关联的强迫症(OCD)和选择性缄默症。

她当时表示,因为有这种状况,有些不想说的东西她不会说,也不能强迫她说,但是在意的课题她却是另外一回事。

她在很小的时候就对气候变化为人类带来的负面影响就有莫名的想法、恐惧和焦虑,并由此产生愤慨,在15岁的时候开始在瑞典议会大厦前抗议。

她还发誓要一直抗议到瑞典政府达到世界各国领导人2015年在巴黎达成的温室气体排放目标为止。

这意味着,因为她罹患亚斯伯格症,对她所关心的课题“择善而固执之”,特立独行,为人所不敢为,引起巨大的共鸣,可说代表全球各地关心气候变化的人士讲话。

性格特质异于常人

与上面所提到的其他同样闻名于世的亚斯伯格患者一样的,桑伯格都有着异于常人的性格特质,在特定环境下,都可能有表现。

桑伯格在环保课题上“挺身而出”值得肯定。

有注意她的言论的人都会知道,她大力抨击全球各国各地的政治领袖,辜负了世人要他们保护地球的委托。矛盾和让人莞尔的是,她抨击的“大人”所搞出的什么《巴黎协定》全球1.5℃的温控等目标,却成为她的“斗争目标”。她玩的还是成年人的游戏。

世人可为她人生第一个20年展示的勇气喝彩,是世人决定她“英雄出少年”,她本身亦可通过环保课题表达其莫名的想法、焦虑和愤慨;但在第二个20年的人生,进入成人世界,她要继续在气候变化斗争的话,世人会不会一如既往不吝啬他们的掌声,或者对她另有所求?

视频推荐:

反应

 

言论

不是所有“政治青蛙”都平等/章龙炎

我们常常听到这样的说法:政府是由人民选出来的,议员跳槽导致人民选出来的政府倒台,让人感觉我们的选票好像不受尊重。

因为有这样的认知,2020年的“喜来登政变”催生了反跳槽法令。我国有了处理议员跳槽的法律。

其实,在我国政治制度里,选民不选中央政府,而是选国会议员,然后国会议员再组织政府。获得超过半数议员支持的政党或政党联盟,拥有组织政府的权利。

议席的候选人可以代表团体组织,也可以个人身分上阵。在我国,独立人士获胜的机会非常低,代表政党出征的候选人占了大多数。

可能是因为2018年全国大选前的联盟即国阵都能单独执政,让人误解政府是由人民选出来的。再加上咱们的知识分子以讹传讹,炮制了“人民是老板”这可笑的口号,忽悠选民。需要补充一下,听在一些人的耳里的确很受用,进而有了“人民当家作主”的幻想。

反跳槽法令的出台,只不过是“人民是老板”荒谬的佐证之一。

整群“青蛙”跳没问题

比如,政党或政党联盟即使跳槽,没有违反跳槽法令。以“政治青蛙”为比喻,一只“青蛙”跳有问题,整群“青蛙”跳没问题。

根据那些之前非常憎恨“政治青蛙”的人士的认知标准,现在的“团结政府”,因为拜这些“青蛙”所赐才得以组成。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他们反而觉得“政治青蛙”可爱可敬可亲,但是还是有一定条件的:不是所有“政治青蛙”都是平等的。

从去年10月到今年3月,土著团结党共有6名国会议员与2名州议员陆续公开支持首相拿督斯里安华的团结政府。因为这些议员支持的是安华,所以在他们眼中是可爱可敬可亲的。

要是“团结政府”的成员表达了不支持安华的立场,可以肯定这些人不但不会把变节的议员骂到狗血淋头,还可搬出不尊重人民选择、违反民主等说辞来谴责这些议员。

这些议员转态支持安华,先被土团党冻结党籍,过后在上个月被中止党籍(根据社团注册局批准土团修改的党章,违背党意的国州议员被视为自动退党,议席须悬空)。土团党也通知国会议长与有关的州议长,要求悬空相关议席。

直到现在,只有丹州议会议长宣布悬空有关州议席,选委会也定了提名与投票日期。至于国会议席,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佐哈里阿都表示会在期限内做出决定。

另外一个州议席的命运,看来是等佐哈里的决定后才定夺。

按照那些大力反对“政治青蛙”的人士的说法,制定反跳槽法令的原意是要“还政予民”。那些变节(当然不能包括独立人士)应该辞职。

“团结政府”主导的国会下议院不似丹州议会般果断,可见那些当初觉得反跳槽法令是好东西的人士,现在却不那么肯定了。

更何况,这些补选真的可以当作希望联盟在野时喜欢喊的“公投”或信任票的场合。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