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

华人会永远讨厌马华吗?/东之盈

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永远讨厌马华,但华人也会如此吗?

相信随着政治变迁,华人社会对政治的看法也将有所改变;目前,华人还未给马华机会,或是因为行动党还没有出现太窝囊的政治表现。       

如今的行动党表现中规中矩,没有特别突出,也还没有让华人感到极度失望。但团结政府在经济表现上平庸,对于应对通货膨胀显得无助,对于一些例如粮食安全问题的处理,也似乎失去方向,整体上给人的感觉是有心无力。

当华人在经济环境无法感受到好处,每个领域都出现败退的现象,华人就会怨声载道,对团结政府与行动党必然不会有绝对好感。

当华人认为马华在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丑闻上,没有扮演好监督角色的时候;行动党最终却不再以巫统领袖涉贪,而堂而皇之跟巫统合作,证明马华与巫统的结盟,跟行动党与巫统的结盟都殊途同归。而马华无法做的事,行动党也是争取不到,尤其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看来是空中楼阁。

那些行动党的拥趸,对于该党在华人的教育课题上表现乏力,皆会认为这些都是难以克服的难题,诚属无可奈何。

即使在捍卫人权、华人文化与申遗等课题上,表现不比旅游、文艺与文化部长拿督斯里张庆信,支持者也不觉得碍事。

生活越来越拮据

然而,若是华人在百物价格飙涨中陷入经济困境,甚至从M40跌入B40情景,则会出现另一种颓势的情景。尤其失去汽油与电费津贴后,生活变得越来越拮据,那时可能会出现对团结政府的不满情绪。

行动党搞政治的目标是争取官职,人民则是希望安居乐业;若生活变得困苦潦倒,就会导致民心思变。

马华可能因此会有转机,但这个转机须靠马华领袖来寻求突破,若坐以待毙,即使华人想转换政治跑道,马华也沾不到光。

陆兆福讨厌马华也是无济于事的,最重要的还是让华人安身立命,丰衣足食,证明行动党是华人的护身符才有用。

反应

 

言论

赢了面子,输了里子/章龙炎

首相拿督斯里安华的支持者以诸如“难道你要包头佬做政府”,、“至少还有短裤穿”(所谓的“短裤战士”) 等等反驳反对者。

这样的回应即使没有道理,自己吓自己吓别人,但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大多数华人已接受伊斯兰党与更极端的马来政党势力已抬头的事实,无可奈何。 

事实上,在“喜来登行动”后,伊党第二次成为中央政府执政成员,直到2022年国会解散。第一次是在1974年它为国阵一分子时,但不久它就退出国阵。

在2022年,伊党拿下43个国会议席,一跃成为席次最多的单一政党,较保守的马来政党土著团结党也赢得30个国席。

要不是巫统兼国阵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决定与拿督斯里安华的希盟组织联合政府,而不是慕尤丁领导的国盟,必会出现马来回教徒主导,伊党角色吃重的中央政府。

伊党已在布城门槛前

我说呀,华人努力了几十年(从1980年代的“两线制”口号开始),竟可不顾后果(马华的蔡细历还提醒真正会出现的是“两种族制”)敢敢要换政府,还很“霸气”的说政府做不好不就换掉它,现在何必一面畏畏缩缩,一面说换政府国家会不稳定?连包头婆都不怕,还处处维护,却警告要担心包头佬做政府!

其实,伊党已在布城的门槛前,一跨就进去了,这些华人功不可没。他们可以大方的领功劳,这我是不会反对的。

他们不但不敢领功,还非常谦虚地否认有什么功劳,还“己所不欲施于人”。我看来看去这是“赢了面子,输了里子”所致。

爱面子是一种维护尊严的社会心理,华人特别注重。换了政府,华人觉得很有面子,觉得从此以后活得很有尊严。

种族筹码输得不清不楚

这种感觉从何而来,极度神秘。以前让这些华人感到失去尊严的政策与课题,在改朝换代后不但没有改善,还变本加厉。同样的人,很多却找各种借口捍卫这些政策与课题,仿佛这样做很有尊严,赢了面子。最经典的反应非“谁做政府都一样”莫属。

但是他们可能因为面子问题,不接受也可能不知道的是,他们自毁了确保本身利益与身分认同的最值钱筹码——种族,更正确的说,抗衡宗教种族政治的温和族群政治。

华人不清不楚地输掉了这种族筹码,大多马来同胞却觉得华人毅然决然地放弃延续数十年以族群为基础的协调政治,有更大的政治野心,也就掌控了经济还想控制政治。此消彼长,宗教的分量自然增长。

“包头论”与“短裤论”的出现说明了,没有可靠的替代支点,华人在政治上的无奈与失落。

面子是别人给的,脸是自己丢的。华人是赢了需要别人给的面子,却没有自知之明。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