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论 > 有话直说●王介英

有话直说●王介英

政坛也吹“诈骗风”?/王介英

当 “千门”弟子入侵大马时,五花八门的“千术”争妍斗艳,诈骗事件层出不穷。妄想快捷致富者因“贪”在“网上金钱游戏”中招、上当,血本无归;一时

比“做实事”,不要比骂人/王介英

大马拥有一个相对强大、且学有专精的中产阶级,有足够的条件构成“公民社会”,以贯彻“民主理念”;为数不少的业缘性、地缘性、血缘性以及环保、宗教

镜头也能“吐真言”/王介英

老人家告诉我们,“当金钱开口说话时,高山要低头,江河要改道”。这一类话藏玄机,深不可测的“神话”,一般人将信将疑,听了就算,从不当真。

推荐不成功须“赔偿”?/王介英

怪事年年都有,今年特别多;世上什么人都有,最怪、最狂的当属推荐不成功,要求推荐人“赔偿”的那一种。 我们在人生道路上,都可能曾因升学、

“怕”是年度汉字的黑马?/王介英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 “年度汉字”的投选又到来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看法,但最“可爱”、最具代表性的恐怕是“怕”字。 《 说文解字》云:

火箭的乐龄支部/王介英

火箭一向以擅长玩弄议题闻名遐迩。只要政坛上出现不利于火箭政敌的事件,它都会紧抓不放,将它无限放大,加油加酱,大搞特搞,搞到政敌灰头土脸,玩到

马来人分裂对谁都无好处/王介英

自从大马政坛的“一代天骄”敦马哈迪医生,带着他那信奉“马来人至上”的土团党加盟希盟后,火箭上上下下就忙起来,忙推销“马来海啸”,忙为敦马“漂

无可奈何的回应(下篇)/王介英

话说回头,“支流”就是“支流” ,“主流”就是“主流”,事实如此,岂容我们颠倒? 其四,许多人都说中国推行简化字方案以进行扫盲运动,取

无可奈何的回应(上篇)/王介英

最近写了不少回应文章,越写越痛苦。但,既然人家指名道姓挑战你的观点,不回应总觉得不好。因此只好“无可奈何”地回应。这次是回应纵横先生大作《繁

校名用简化字乃庄严正道/王介英

拜读杨欣儒先生大作《“钟灵”是简化字唯一的规范写法》,笔者欣慰自己的浅见有知音。杨先生作为研究中国语言文字的钟灵校友,对另一位钟灵校友的文章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