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论 > 慢又不准●黄子

慢又不准●黄子

时事评论员

替他国养民育婴/黄子

今日欧洲酝酿一股反回教徒移民潮,因素诸多。远因之一,则要追溯到六十年代的性革命运动。所谓性革命,百年前就开始。但六十年代能如星火燎原,从美欧

今天是许景裕牧师/黄子

徳国的教会领袖马丁·尼莫拉,因为控诉纳粹党的暴行,希魔亲自下令将他关入集中营。战后,为了永远让人记住屠杀犹太人的暴行,他在波斯顿立碑,刻下这

又再炒作老特快完蛋/黄子

根据最新民意调查,特朗普的支持率一降再降,又创新低。反对他的人日益增加,越来越多美国人认为他没当总统的能力、他不称职云云。倘若只看媒体所打的

生养众多主宰世界/黄子

“生养众多”典出圣经《创世纪》,大洪水泛滥时,只有挪亚一家八口在方舟里得救。浩劫过后,上帝赐福给挪亚一家,吩咐他们要“生养众多,遍满了地”。

问题还是爱情的需求/黄子

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可说少有剩男剩女宅男宅女的现象。若有,也是重度残障或实在穷到没有片瓦遮顶的赤贫特例。一般情况,将就凑合一下,总是

德国因宽容而伟大/黄子

欧洲国家当中,法国好像特别受崇尚,巴黎也最让世人响往。但每次和“德国”交战,总是被打得“一卜一碌”,从铁血宰相俾斯麦到希特勒,都是如此。英国

富裕回教国向难民说不/黄子

小布什打阿富汗打伊拉克打到天下大乱,军火商赚到满盆满砵肠肥脑满,但美国所得不多却是灰头灰脸。什么都还没干的奥巴马却“冇拉拉”获颁诺贝尔和平奖

我们没有猝然的最后一课/黄子

法国小说家阿尔丰斯·都德的名篇《最后一课》,闻名遐尔,曾列入华小课本,现在还有没有?不详。几十年前读过,至今难忘。全世界被欺压、被剥夺学习母

2016年老马的付出/黄子

高龄92的马哈迪,忧国忧民也好,忧其儿子的仕途也罢,只为了打倒纳吉,所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改投敌营的部落客佩特拉说,他已消耗了十四五亿令吉

1982年的25亿/黄子

鸦片战争的耻辱,割让了香港、九龙半岛,租借新界。到了1997年,新界租约一满,必定物归原主。而已经割让的港岛和九龙半岛呢?是FREE HOL

大马是人才输出国/黄子

两次世界大战,几千万人死亡、几千万人伤残,人口锐减,劳动力更是大降;二战结束后,遂出现了一波人口突增的婴儿潮。正当人们努力造人之际,粮食生产

政党关系溷乱道德沉沦/黄子

在离婚率越来越高,在同运争取婚姻平权一路高歌勐进之际,而传统家庭价值观大受破坏时,家庭、婚姻的关系,就越来越溷乱了。罗马帝国道德开始坠落腐烂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