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论 > 山河爱我●许元龙

山河爱我●许元龙

官爷们,听到了吗?/许元龙

马新两国的长堤与第二通道,可能全球是繁忙的通关口之一。 最近许多旅游业者面对第二通道的堵车问题怨声载道。而来自中国的旅客也因苦等过关而

历史不能忘记/许元龙

日本蝗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蹂躏马来亚三年零八个月的黑暗岁月,无数华裔惨死在铁蹄下、多少妇女被蹂躏姦杀、多少小孩幼婴惨死在其尖刀下、多少人家破人

在商言商 何来歧视?/许元龙

巫统相关智囊团“管理和政治研究中心”,发布了调查报告,指马来人与印度人在私企求职时难如愿,即有被歧视之意。 首相署部长华达慕迪,在第一

传统杂货商的困境/许元龙

我国的传统杂货商少说也超过百年历史。它是华裔先贤们来到祖国大地,从捕鱼、拓荒而广产农产品之后应运而生的生意键,也奠定了华裔早年控制着国内各行

何必道歉?/许元龙

阿联酋驻马大使卡立甘宁说,该国100所学校,今年开始从小学一年级至12级学级教导华文,以便用10年时间,让阿联酋人民皆通晓全球第二多人使用的

马哈迪应有所行动/许元龙

在国内华裔宗乡商团组织,正此起彼落在热烈的庆祝己亥年即猪年的当儿,数位大官却面对造假文凭而惹来寝食难安!说不定官位饭碗随时丢而“名留青史”。

朝野输不起的战役/许元龙

金马仑补选战已进入白热化境界,国阵出动了官司缠身的前首相纳吉出马。他对国阵的选情是正能量或负能量?老实说也非我们这些“局外人”难说得准。

多次教改 打击教育/许元龙

在过去的一甲子,我国教育领域掀起了千层浪。从英殖民地时代的殖民教育,到独立之后的国民教育,我们是与时并进或原地踏步,还是不进反退的乏善可陈,

老林应最清楚老马的性格/许元龙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说,该党不论在政府内外,一旦新马来西亚的目标被抛弃,则毫不犹豫离开执政的希盟。 希盟政府如何打造

一国两制 祸国殃民/许元龙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说,中囯能,为何我国不能? 中国人先用他人产品,而后自己制造产品。大马人却只会用外国人的产品。 我们要拥有自己的

严拒华小半津转全津/许元龙

教长马智礼博士建议,国内那些无能力承担维修费的政府资助学校(SBK即半津学校),可考虑申请转为政府学校(SK即全津学校),由政府全权承担维修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