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论 > 人生顶肺●周若鹏

人生顶肺●周若鹏

拒当网络霸凌受害者/周若鹏

发表了一篇关于政党干预如何荼毒媒体的文章,居然有人留言骂我祖宗,批评我先辈办报的方法,因此我没资格说话。 我动气,原想回应,但我给自己

我扭伤手还要交稿?/周若鹏

我想偷懒,跟编辑说:“我家的金鱼扑过来,害我扭伤手腕,这期专栏可以不交吗?” 你猜他答应吗?我只好继续写。 如果我公开说:“阿某

天下也无gay?/周若鹏

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莫哈末丁在德国柏林出席旅游商业展,媒体询问他马来西亚是否欢迎同性恋者和犹太人时,他竟然答说:马来西亚没有同性恋。

我的旧电话还很好/周若鹏

三星推出十周年旗舰手机S10,以“十”为名,是否就十全十美呢?功能超强毋庸置疑,但我绝不会买。 第一大原因是我接受不了屏幕右上角有一个

我老豆讲大话/周若鹏

聂阿都谎称自己不是“收钱”录音里的主角,穿帮了,自辩的说法居然是:我老豆也讲大话啦。 切,有什么大不了?如果是我这么讲,我老豆在天之灵

剑桥还是贱桥?/周若鹏

外交部长是干嘛的?大概是处理外国和我们之间的事务,副外长辅助之。老实说,我本来不认识马祖基,只知马智礼,毕竟外交、国防不似教育般和人民有切身

网红当家?/周若鹏

前首相纳吉居然成了网红?我没有关注他的社媒动态,没有赞过他的页面,怕按了会有人怀疑我的立场,我就是这样表态的。 他成为网红的新闻,我还

喂!千王之王在这里!/周若鹏

最近,伊丽莎白·霍姆斯的故事流传,朋友说她骗了几十亿很“了不起”,我愤愤不平,伊丽莎白算老几?这种故事这个时候在社交媒体冒出来,八成是为了推

忘了和尚也是人/周若鹏

我打从心底真诚地尊敬僧人,倒也不完全是因为宗教理由。 僧人无疑是佛教的代表,但让我更敬佩的是,一个人能为自己的信仰而出家,为佛法、众生

古语有云:讲多错多/周若鹏

我最近开始质疑古人的话,“古人说”就一定是对的吗?现代人文科技发展都比老祖宗强何止千倍,何须老听他们的?唉,我这现代人狂妄,质疑错了。比如一

原来不只我是Grinch!/周若鹏

我不喜欢圣诞节(其实是所有节日),觉得那些例行祝贺和送礼打乱生活节奏。我很像Dr Seuss笔下创作的Grinch,那是一只青色的怪兽,脾气

让我不齿的不是Caryn Yean/周若鹏

Caryn Yean在面子书留言不到十个字,就引起公愤,丢掉工作。我看了不寒而栗,天啊我每周发表至少三篇千字文章,至今还四肢健全毫发无损,必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