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论 > 焦点时事●胡逸山博士

焦点时事●胡逸山博士

安华接班行径太冒进?/胡逸山博士

在我开始关注政治与社会课题的年代,我国就已是由马哈迪医生担任首相,安华则好像先任青体部长,后当教育部长。 印象中,那时有一系列越走越极

可选的反对党快出来!/胡逸山博士

我国新政府上台一百多天,其执政表现褒贬皆有。在一个民主社会里,一个政府必须受到反对党、媒体与民众等的监督、批判,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也是维系

参院顽童,一代象征/胡逸山博士

近年来在本地以至国际上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而名扬四海的名人,其中就有酒店业富后代芭莉丝希尔顿,而她所代表的是奢华的上流社会生涯。 但在大

安南是我的前上司/胡逸山

有人说当联合国的秘书长是份吃力不讨好、对人欢笑背人愁的工作。而这种说法用在科菲安南身上可能还是最为贴切的。首先,要当上联合国秘书长的候选人,

麻痹社会终于觉醒?/胡逸山博士

德国哲学家马克思说过:“宗教是人民的鸦片。”我生长在一个社会主义氛围蛮重的家庭,父亲上世纪中叶在当时进步思想浓厚的新加坡念书,所以后来虽然也

不应妄想一步登天/胡逸山博士

上周一篇有关在我国变天后,在教育改革方面对新政府一些期许的文章,看来还是引起一些回响,连一些外国友人都把刊出的文章传回给我看,有者甚至直接转

假如我是教育部长/胡逸山博士

教育改革是否可从换校鞋颜色开始呢?那当然可以,但就未免沦为表面化了。 白鞋换成黑鞋,固然如新任教育部长所说般,“比较没那么容易脏”,但

文凭不认,焉知非福?胡逸山博士

身为一名独中生,多年来首先是经历着(因为当年有考统考,所以起码理论上是有切身关系的),后来可说是观察着统考文凭有被政府承认与否,从一开始的在

绩效治国,仍须努力/胡逸山博士

在刚过去的大选前后,有关“希望”(一方面是大家在之前乌烟瘴气弥漫社会上下的确迫切需要一些希望,另一方面当然也是欢呼当下执政联盟名字的延伸)、

民主高潮,令我超忙/胡逸山博士

上周可谓超忙的一周,在两趟出国公干的一天空隙里特地飞来吉隆坡一天,主要就是出席美国国庆招待会。自己在美国念书、居住多年,对这世界首屈一指的民

巫统落魄,改革无望?/胡逸山博士

巫统在我国政坛叱咤了七十多年,其中六十多年还是处在执政联盟里的主干政党位置,即使是在世界政党史上,也不可谓不威风。 在巫统成立初年,第

变天所至改心态/胡逸山博士

本地变天前后,最大的不同是什么?我觉得还是政客、公务员以至民众心理以至行为的微妙变化。以前本地名为民主国家,实为一党专政,执政党自建国以来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