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名家专栏 > 玉楼金阙●陈金阙

玉楼金阙●陈金阙

赔偿法律过时须修订/陈金阙

关于在遇到意外伤亡,人命的价值到底是多少,不知不觉,也写了近两个月。新年将近,是该快点结束这个系列,转而谈谈新年好意头的事情。上期提到的赔偿

赔偿必有上限/陈金阙

文接上期,我提到了意外伤亡赔偿的方程式:(1)如果索赔者是岁数少于30岁,那么倍数是16;(2)如果索赔者是岁数是介于54岁和30岁,那么倍

赔偿金怎么算?/陈金阙

这一期,我们要讨论计算赔偿的两个主要因素:被乘数(Multiplicand)和倍数(Multiplier)。在意外理赔事件里,传统上法庭所判

判决不能靠想象/陈金阙

虽然根据失去未来的收入判决,荷兰护士的案件败诉,不过,聪明的律师延引另一个可能性来与高庭争辩。律师认为,高庭应该考虑他失去赚取收入的能力,来

一条人命值多少钱?/陈金阙

上期我们谈到关于索偿者的岁数诠释。接下来讨论的是关于“身体健康”以及“有赚取收入”。 首先,我们先讨论“身体健康”。 法令里关于

马新关系难以切割/陈金阙

上期谈到新元的暴涨,引起一干朋友的好奇。我们的同学或是朋友当中,有些在读完中学就过去新加坡生活,不知不觉已过了约30年,到底这三十年,马新的

一水之隔天渊之别/陈金阙

上周六临时有事,去了一趟新加坡。这次比较特别,因为是公事,做完了反而有空和几位廿多年没见的老同学聚会。其实久没见面了,难免有些迟疑,因为害怕

“非常态”是常态/陈金阙

今年两个国际大事的结果都让人大跌眼镜,英国公投结果决定脱欧,特朗普当了美国总统。媒体的调查、经济专家的预测,全部和事实有极大的落差。我们不禁

冷眼VS资本投资/陈金阙

11月5日红衣人在吉隆坡集合,据说有两千人,还有大批警员坐镇。同是11月5日,我们在《南洋商报》总社却是亲眼目睹有两千人前来出现冷眼前辈的讲

借鉴美国大学财富魔法/陈金阙

如果以为大学基金会只有哈佛一家比较成功的话,以为教育界里老师校长皆只是懂得“之乎者也”的书呆子,那么,我们太小看教育领域了。这个世界上,没有

捐赠基金永续发展/陈金阙

当我在讲着如何养校的情形,2017财政预算案却带出多项对教育预算削减的坏消息,确实是让我很失望的。虽然唯一的好消息,是教育部总预算的数目增加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